通州里二泗小车会:非遗文化传百年,十八般舞

在通州,提起 里二泗庙会, 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 里二泗庙会上的一大看点,就是 里二泗本村的小车会 。 庙内供奉天妃娘娘,康熙御笔亲书匾额 位于张家湾镇的里二泗村,是一个

 

在通州,提起里二泗庙会,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

 

 

 

里二泗庙会上的一大看点,就是里二泗本村的小车会

 

 

庙内供奉天妃娘娘,康熙御笔亲书匾额

位于张家湾镇的里二泗村,是一个古老的村庄,早在战国时期就有人来此居住,逐渐形成村落,距今已有两千四百多年的历史。

 

 

(佑民观  资料图片)

村中有一座佑民观,最早由何人何年所建,无证可考。只知道,在元代至元二十二年(1285年),漕运兴起,货物要经里二泗运到北京,为了保障运河漕运畅通,在庙内供奉天妃娘娘,将此前的佛教寺院变成道教庙宇。

 

 

 

佑民观在明清两代非常有名,素有“西有白云观,东有佑民观”的说法。

 

当时运河上来往船只一片繁忙,俗语有云“船到张家湾,舵在里二泗”。至今在佑民观的牌楼横眉上还保存着“古迹里二泗”“保障漕河”的匾额。其中“保障漕河”这块匾,还是清康熙皇帝来巡视运河时御笔亲书的。

 

 

 

有庙就有庙会,每年两次延续至今

有庙就有庙会。里二泗的庙会由来已久,据《帝京岁时纪胜·里二泗》(清 潘荣陛撰)记载:“里二泗近张家湾,有佑民观……前临运河,五月朔至端阳日,于河内斗龙舟、夺锦标。香会纷纭,游人络绎。”

 

又据《北京市志稿·庙集》记载:“里二泗河神祠四月四日有庙会,祠在张家湾运河之滨。昔年江浙两省漕运皆由内河,粮船至此停泊者数十艘,凑费演戏酬神。远近游人……年必万人攒动,红男绿女,少长咸集。庙外有百货摊。”

 

 

 

到现在里二泗每年仍有两次庙会,一次是农历正月十五,一次是五月初一。其中以正月十五这天的庙会最为热闹。

 

到了这天,里二泗南边和北边各村组成的香会,分别来佑民观举行朝顶进香仪式,还要在庙外牌楼前后大显身手,尽情表演各自的技艺。其中,最令人瞩目的就是里二泗本村的小车会。

 

 

融入剧情表现心情,十余角色各有特点

据现任会头第四代传承人韩德成介绍:

 

里二泗小车会能追溯的历史有100多年。能追溯的最早的一位艺人是1879年出生的郭二爷。

 

老一辈的传承人现在还有一位徐克千老先生,已多年不在村内居住,如果还健在的话应该有90多岁了。

 

 

小车会也叫太平车,从汉朝兴起至今已有两千多年。

 

表演者并不是真的坐车,而是在把车架套在腰上,外面蒙上画着车轮的布,假装坐车。再配上推车的、拉车的、公子、媒婆等十余个角色以及鼓乐队,表演起来载歌载舞欢乐非常。

 

“这个不是瞎扭。”韩德成说,小车会也是有情节的,有“千里送娘娘”、 “娘娘逛庙会”、 “花花公子逗小姐”、 “大娘们逗推车的”、 “老妈上京城”等诸多戏码。

 

要根据不同戏码,表演上坡、下坡、走泥路、崎岖小路、涉水过桥等不同的场面,还要表现人物愉快、害羞、欢乐、恩爱、紧张、急躁等不同的心情。

 

 

小车会共有坐车娘娘、推车老人、拉车人、膏药、童男、童女、打锣人、傻丫头、傻柱子、媒婆、大烟袋、公子、甩头冠子等十余个角色各有各的特色动作。

 

比如:甩头冠子头上的冠子会转;公子会扫堂腿;膏药会倒立行走等。

 

 

坐车娘娘看着是最轻松的,其实是最辛苦的。

 

别看她“盘腿”坐在车上,其实车上那两条腿是假的,真正的腿在车下面站着呢,50斤的车架拴在腰上,还要做上桥、下桥、卧车等各种表演,着实不容易。

 

 

起起落落一度停演,村民接力发扬光大

今年62岁的韩德成回忆说,他小时候每到庙会总是很期待小车会的登场。

 

“那时候也没电视,一般老百姓娱乐很少,就盼着过年过节来瞧这个热闹。很多河北人都大老远地来里二泗赶庙会,人山人海热闹极了。

 

欢乐的记忆到“文革”戛然而止,韩德成回忆,大概是1971年,佑民观被拆了,庙会不存在了,小车会也被打入封建迷信,不让演了。

 

 

到了上世纪80年代,社会逐渐开放,佑民观复建,人们的心气儿也逐渐复苏。

 

韩德成说,有村民在外地看到小车会的表演,村里这些“好(四声)玩儿的人”就聚在一起,想把儿时的里二泗小车会也重新恢复起来。

 

他们向村里岁数大的老师傅求教技艺,并争取了大队的一些资金,自己动手制作道具服装,又把一些扭秧歌的人吸收进来一起学习排练。

 

渐渐地越演越好,越演名气越大,逐步走出了里二泗村,上了通州的小吃节,又到其他乡镇应邀演出, “演出相当成功”,韩德成说,每当里二泗小车会到一个地方,追着看的人跟在后边排成好长好长的长龙。

 

 

因爱相聚不图报酬,自做道具创新形式

韩德成带通州小布参观了他们的活动场地,指着屋里的车架、轿子、桥说,这些都是他亲手做的。

 

车架杆是用标枪做的,轿子既可以四人抬也可以八人抬,桥是可以方便拆装的,这些都凝聚着韩德成的创意和心血。

 

屋里还有几个他从老艺人那里收来的狮子头,还有婚礼上用的那种花门,他想把这些都融入到小车会表演当中, “我们有十几套老词儿,也唱好多现在的新歌儿。”韩德成认为小车会应该随着社会不断发展才有活力, “老是那一个小车晃来晃去的,现在人也看不懂,也不爱看。总得有点新鲜的。”

 

 

组织小车会活动这么多年,虽说有时演出也有一些报酬,村里也给一些钱,不都不算多,作为会头,韩德成没少往会里“搭(北京土话,大概意思是花费、贡献)东西”。

 

“说心里话,我干这个不为了钱,我就好这个。我一家老小,从我妈、我媳妇到我小孙女都喜欢文艺。

 

韩德成说,现在里二泗小车会里大约有34到35个人,最大的有80多岁,最小的也有40多岁,大家都是这样因为热爱而聚到一起,即使没有演出时也坚持每周排练一次。

 

 

 

 

面临后继无人困境,希望进校园传艺

 

 

提到目前的困难,韩德成说,一是资金少,二是活动少(每年只有两次庙会)。

 

希望国家能给他们这些民间的传统表演团体一些资金支持,再就是多举办一些活动,让他们能有更多出来表演的机会。

 

三是传承问题,现在年轻人练这个的太少了,如果有学校请他进校园普及小车会文化,他很愿意把自己的技艺传授给孩子们。

通州时讯记者 王欢

摄影 党维婷

微信编辑 杨琼

 

本文转载于公众号“北京通州发布

 
 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条)

    热门推荐